格局走勢縱橫談(四)

來源:印刷工業雜志社 

2016年夏日,一場“走向未來 縱橫談”在行業內引起不小的波瀾,由小及大,直擊行業發展之迷茫點,為企業撥開云霧。時隔一年,又見“縱橫談”,2017年7月3日,16位資深行業人士以“格局 走勢”為主題,共同探討在亟待深刻變革的當下,印刷人應以怎樣的視野和思維來審視我們深耕其中的印刷行業。擁有怎樣的格局,就擁有怎樣的發展,你準備好了嗎?

羅學科

北京印刷學院 校長

“大學教育的最高境界應是提高學生的素質、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建立批判意識,以及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創新意識)的能力?!?/span>

作為一名高等教育領域的從業者,我一直在思考教書育人的問題。

最近,我們在做幾件事情:一是,從去年開始,北京印刷學院沿“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招收了200多名留學生,之所以這樣做,主要是因為很多印刷企業在響應國家“一帶一路”戰略號召“走出去”時,在當地需要大量這方面的人才,而印刷學院作為一所行業性的高校,就是要為企業在世界各地培養了解中國、知道中國技術發展水平的留學生。

二是,進行教育的改革。行業對學校培養什么樣的人才是有一定要求的。目前,在行業中有這樣一種聲音:學校培養的人才要能夠干活。對于高等教育,我的觀點是不要把它定位于培養能夠解決一些技術問題的人,這一點雖然很重要,但是不能僅僅立足于這一點。高校培養出來的應該是要充分考慮民族的長遠發展,考慮未來幾十年發展的人。王選是我在上研究生的時候一直關注的一個人,今天有幸讀了他1998年在北大的演講,從王選的身上,我們看到的是一種精神品質和他對科學的追求,以及扎實的功底。大學教育同樣如此,最近我一直在思考,大學教育的最高境界應是提高學生的素質、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建立批判意識,以及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創新意識)的能力。

三是,受徐建國理事長所托做一些協會的工作。進入印刷行業后,我訪問過長榮、精密達等企業,這些企業都非常優秀。目前,就專業技術而言,并非掌握在大學手中,而是掌握在企業手中。那么,大學如何為企業服務呢?這就又回到了我第一點談到的人才支持。此外,印刷學院有一個檢測中心,能夠幫助企業做綠色印刷認證,這些也都是在為行業服務。

楊金溪

香港印刷業商會 永遠榮譽會長

金杯印刷有限公司 董事長

“工業4.0、快速響應、精益管理等所有的應用均是為產品高質量、低成本服務?!?/span>

今天在這里,我不以商會的角度來談問題,而是以企業的角度來談。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香港的經濟形勢并沒有得到很大改善,我們企業大部分業務來源于發達國家,而金融危機對發達國家的影響要遠遠大于非發達國家,這就導致我們活件數量有所減少,但金杯并沒有因此停滯不前,而是不斷開拓新的業務。

一直以來,我們之所以能接到一些外單,源自于產品的高質量以及低價格,可以說,這些訂單實際上是我們從發達國家企業手中“搶”過來的。當然發達國家企業并沒有就此放棄,在失去了一部分膠印活件后,他們大力發展數字印刷,目前其數字印刷品的市場占有率非常高。

居安思危,順應形勢。由于要接一些外單,所以我們在很早以前就在做綠色印刷,可以說,金杯的綠色印刷是走在全國企業前列的。但我們并不只做綠色印刷,近年來,我們將目標放在了工業4.0、快速響應、精益管理,希望可以借此提高企業的智能化程度。但無論怎樣發展,我們要從發達國家企業手中“搶”到活件還是要靠高質量低價格,所以上面提到的工業4.0、快速響應、精益管理依然是為這一目標服務的。

創新也是近年來我們企業一直在做的事情。如做一些創意數字印刷產品等。但是目前國內數字印刷的占比還是很小的,主要是因為活量有限,這就導致了成本居高不下。未來幾年,金杯將以積極開發市場、努力增加效益、提高競爭力為己任,穩扎穩打,開拓創新。

最后我要說的是人才問題。目前年輕一代很多人不愿意從事印刷行業,更多的人愿意坐在辦公室。所以近年來,我們一直在努力改變大家對印刷的舊印象,說服他們投身印刷行業。

徐毛清

上海新星印刷器材有限公司 董事長、總經理

“2015年,上海新星研發了橡皮布壓延技術,這一技術可以實現橡皮布生產全過程無溶劑。雖然,與傳統的膠漿涂布工藝相比,壓延橡皮布的穩定性有些欠缺,但其在環保上的優勢非常明顯,所以,今后我們會持續努力,不斷完善該產品?!?/span>

上海新星的主要產品是印刷用橡皮布,目前產品遍及全國各地,并已經出口海外。這次我主要講一些我們企業產品發展的情況。上海新星發展至今已經有25年的歷史,這25年來,我們一直堅持產品創新、自主知識產權產品的研發,目前我們有30多個公開專利,還有100多個未公開的“秘密技術”,正是這130多個技術使新星橡皮布有了今天的市場影響力。

制定標準。下一步,我們將依照標委會的要求,研究、制定綠色印刷橡皮布標準。前幾年,上海新星參與了橡皮布國家標準的制定,當時有8個橡皮布企業參與了這件事情,但是這8家企業有一些是國外的企業,他們對這件事情并不是很熱情,最終橡皮布國家標準幾乎是由上海新星一家完成。不過可喜可賀,2016年12月這一標準終于發布,并于今年7月1日正式實施。

2016年,上海新星開始制定另一項標準——橡皮布使用標準。目前國內橡皮布使用過程并不規范,導致不能物盡其用,而國外的橡皮布使用比較規范,所以上海新星先走一步,帶領橡皮布企業開始制定橡皮布使用標準。目前這一標準正在審批。

保質保量求發展。產量。最近五六年,上海新星一直保持165萬平方米左右的橡皮布生產量,去年有所提高,達到了175萬平方米。品種。過去上海新星的橡皮布以書刊印刷和報紙印刷機用為主,最近幾年來,這一領域的需求量出現萎縮,而包裝印刷的橡皮布需求不斷增加。所以我們將研發力量轉向了包裝印刷橡皮布。國際市場。以前,全世界有二三十家橡皮布廠家,現在由于企業兼并、重組、倒閉,剩余的廠家基本分為五大生產地:德國(1家)、美國(2家)、意大利(1家,最大的橡皮布集團)、日本(3家)、中國(8家)。環保。橡皮布的生產過程會產生大量的甲苯,2003年,上海新星開始進行甲苯回收,目前我們的回收率達到70%。2015年,上海新星研發了橡皮布壓延技術,這一技術可以實現橡皮布生產全過程無溶劑。雖然,與傳統的膠漿涂布工藝相比,壓延橡皮布的穩定性有些欠缺,但其在環保上的優勢非常明顯,所以,今后我們會持續努力,不斷完善該產品。

高建

樂凱華光印刷科技有限公司 市場部總經理

“近年來,樂凱華光一直圍繞結構調整、技術進步、持續發展開展工作,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績?!?/span>

上午,徐建國理事長在講話中提到:結構調整、技術進步、持續發展,這也是樂凱華光近幾年一直在做的事情。

目前,樂凱華光主要有三大主營板塊:一是,膠印板塊。去年,張濤總經理提出了“綠色華光”的概念,在膠印板塊,綠色就是無論在版材還是在一些相關聯的輔助耗材上都要做到綠色化。在“綠色華光”的大概念下,整個企業各領域都在堅持“環保、高效、節能”。在產品上,我們也推出了一系列綠色產品,這些產品在CHINA PRINT 2017上均有展示。

二是,包裝、商標、噴墨印刷板塊。包裝與商標領域,樂凱華光配套的產品是柔性版(常規柔性版、數字柔性版、平頂柔性版)。從市場的反饋來看,樂凱華光推出了柔性版后,將柔性版這一原來“高、大、上”的產品“平民化”了,從而推動了我國柔印技術的發展。樂凱華光目前有三條柔性版生產線,正在建設第四條生產線,最終要實現近100萬平方米的年產能。樂凱華光有兩條數字環保生產線正在建設,如果這兩條生產線建成后,樂凱華光總產能將有望破億。也就是說,全國6億平方米的總產能,華光占據了1/6。數字噴墨板塊,樂凱華光5年前推出了UV墨水,目前無論在數字打印、平版打印還是卷材打印方面都實現了一定量的突破。

三是,電子印刷和高功能膜板塊。電子印刷方面,樂凱華光有電子線路板膠片和納米銀線膠片兩大產品。高功能膜方面,樂凱華光推出了鋁電隔膜,有效延長了產品的保修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