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凱:我與印刷行業共成長

 

接到《印刷工業》編輯部約稿的邀請,可以說是誠惶誠恐,自覺不敢開口,因為在中國數百萬計的印刷從業者之中,我只能算是個不折不扣的“小學生”。但看過編輯預設的問題,更多地還是愿意跟著這些線索,回眸自己足跡,與業內人共同分享。

偶然入行,開啟美麗印刷人生

從事印刷行業,純屬是一個美麗的偶然。學生時代對于印刷行業的了解知之甚少,如果說最初的“印刷”印象,那恐怕只能是老師用油印墨輥一張一張地印著試卷,在一次次考完試后,涂來抹去的一雙雙小“黑手”,當時就知道“印刷”不是什么討人喜歡的行當。但沒想到的是,在世紀交接之時,國內的印刷業朝氣蓬勃,特別是印前制版技術和電子圖像處理技術空前發展,這令我在畢業抉擇上毅然決然地選擇了這個被當時定義為無限生機的“朝陽行業”。為什么選擇從事印刷行業?這個問題我也沒有具體想過,可能更多地只是像當時許多同學一樣,懷揣著一顆對于這個領域未來發展無限的暢想與希冀。但讓我在這個行業堅守十余年的卻并不只是這個空蕩的想象。

從學校畢業后,市場競爭的壓力、興趣的轉變以及創業的期盼讓許多同學紛紛轉行或者離開印刷行業。而我卻成為一個另類,依然堅定地守望在印刷行業至今,即便面對高薪的誘惑,也沒有放棄自己的專業。我最早從事的印刷工作并不是自己希望從事的平面設計制作,而是在出版社接受方正排版系列軟件的洗禮熏陶,從激光照排干起慢慢可以為多本雜志做封面與內文的制作,再到進入專業印刷廠進行全方位的提升與歷練,對印前設計排版軟件進行全面認知到熟悉掌握。對印刷工藝更多地了解與揣摩,讓自己的印刷知識與本領進一步得到提升。而今,我雖然在辦公室從事行政工作,但正是以往一線從事印前制作工作的積淀,讓自己受益匪淺。

不懈追求,終見云開霧散

可以說,每個行業都有著自己的故事,經歷風雨,方能見彩虹;耐得住寂寞,才能取得成功。我承認自己并不是一個很愛思考的人,從業多年來,遇到的問題非常多,而恰恰此時能讓自己跨過難關的,更多的是責任感與對本職工作不懈的追求。

有一件事情令我難忘。剛剛進入印刷行業的時候有幸進入本地最富盛名的印刷企業工作。剛剛適應新環境的我,卻面臨企業陷入困境,是走是留,做瀟灑的過客還是做一個篤定的守望者?也許當時內心是略帶彷徨的。在收入下降、親友不解和一些老員工對年輕人的“奉勸”中,我目送走了一個個“師傅”,而我卻選擇和團隊大部分人繼續留下來,“不要拒絕泥濘的路”也許是我自己內心深層最堅定的信條。同時,更吸引我的應該是這個企業團隊的魅力,可以說無論什么時候,我都能從這個團隊中獲得知識、技巧、經驗以及鼓勵,無論哪一個班次,大家都不是只顧自己的工作,誰首先完成,便馬上無條件地幫助其他同事,待班次全部的任務完成后,再一起下班,然后下班后便又QQ、短信的聊個不停,可以說,這種氛圍可以吹散每個人眼前短期的霧霾,讓人踏踏實實做事情,學手藝,修人品。

在這一時期,忙忙碌碌的工作室沒有了調度催促的聲音,沒有了以往熙熙攘攘的場景,沒了活干,大家一下子都很頹廢,時而看看閑書、時而聊聊天。這時,基層領導提出:手空閑,腦子不能空閑,要學習新的知識,學習新的技巧,互相學,互相教,同時利用這段時間充實自己的業務知識,提升工作能力。在班組長的帶動下,大家馬上便有了事做,又熱火朝天地學習起來,而我覺得這就像《最后一課》里韓麥爾先生對學生們的最后一次鼓舞,但不同的是,這個鼓舞是讓人覺得溫暖,離光明越來越近。

我現在已從一線生產部門走向了管理崗位,從一名執業者變成觀察者。其實,任何企業任何時候都缺乏優秀的管理者,所以我兼修內外,力爭博學多能,再憑借“平生多磨礪,男兒自橫行”的精神,希望在這條路上繼續走下去。

行業窘境,期待自我涅槃

近兩年來,霧霾肆虐的現實與建設“美麗中國”的偉大愿景讓民眾對環境保護無比敏感,政府執法力度日趨嚴格,也讓印刷行業遭遇了尷尬。在依靠規模效應和微利競爭的環境下,環境始終是繞不開的話題。行業面臨的問題,我覺得主要有兩個:一是利益問題。政府的立法完善和持續高壓政策一方面可以督促印刷企業調整航向。同時作為加工行業,國家應加強印刷上下游行業的對接政策,提高行業門檻,在加工成本中體現出環保的價值,讓企業義無反顧走向綠色印刷的道路,確立政策保障。二是意識問題。環保意識從無到有,經歷了曲折的過程,這個過程不是一蹴而就的,加強環保意識,更多地來自于法律法規的監督樹立,來自行業內部的示范效應,來自成熟的體系建立與可行性推廣,同時也依賴于民眾整體環保意識的提升。

就個人而言,從業多年,遠離轟隆的機器聲和濃郁的油墨味,會讓我還覺得比較舒服。公司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在印刷行業推行“綠色印刷”概念時,就積極響應,下大力氣對內部設備及生產環境等流程進行改造,宣貫綠色印刷理念,通過內外部共同努力,我公司于2013年成功通過兩項中國環境標志產品認證,邁入綠色印刷企業的行列。同時,也從市場取得效益回報,承印了一些幼兒讀物、教科書以及期刊類活件。

從“朝陽產業”到印刷行業目前遇到的窘境,個人認為,這應該是短暫的蟄伏期,或者是行業涅槃重生的整合期,抑或是大融合、大變革和大數據時代背景下,一次自我調整期。孫中山先生1916年《實業計劃》中指出“據近世文明言,生活之物質原件共有五種,即食、衣、住、行及印刷是也”,可見社會對于印刷的依存度非常之高。

而目前,印刷行業對國民經濟的影響力逐步下降,因為缺乏“創新”因素的融入,缺乏新的增長點,缺乏能夠形成引領全行業甚至跨行業的新興產品或者來自行業經營模式的創新。同時,人才的匱乏也是行業面臨的一個難題,招工難不是個例,印刷人才流失現象嚴重和專業學生大多不愿從事一線印刷的現實,更加劇了行業的不穩定因素。

又是一年春來到,2017年新春之際,期盼自己能和各位朋友一起,保持一份“恒” 心,不斷磨礪自己,也許不能舉重若輕,但至少在成長的道路上,多一份從容與自信。

(作者單位為天津環球磁卡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