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歃血為盟”化險情

 

  范長江1937年在《大公報.》上發表的《塞上行》記載則不同,他說,會理西昌一帶有未開化的彝族,他們的社會經濟還在游牧時代,捕獲外族的男子,有時殺戮;有時收為奴隸(稱為:“娃子”),利用其勞動力。紅軍在開路先鋒走到森林里,被他們負案在突如其來地打死將近一百,而且死的很慘。因為他們對付人的方法,是很原始的。劉拍承對于西南情形很熟悉,還是他們來辦交涉,和黑彝首領吃血酒,相約各不相犯,即用古代春秋戰國“歃血為盟”的辦法,這種迷信的方法對他們很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