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征之前,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機關被破壞,與共產國際聯系的大功率電臺被收繳,這對在生死攸關時刻,尋找一條中國式革命道路的中國共產黨來說,也許不是壞事?!袊∷⒓霸O備器材工業協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 王立建

 

  說到長征,我們印象中最多的就是爬雪山、過草地,以形容事情的艱難無比,按照長征的行走邏輯,應該是奪取瀘定橋后決定紅軍向北翻越夾金山,但我們尋訪行走的路程,先到寶興看紅軍翻越夾金山紀念館,再到瀘定橋。但到寶興后,聽說到雪山還要很遠,而且路很難走,所以,只好去參觀紅軍長征翻越夾金山紀念館。好在紀念館內容非常豐富,特別是館中還收藏了許多寶貴的文物,應該說實屬不易。紀念館的二層,專門舉辦了紀念陳云同志的專題展覽,細說了奪取瀘定橋的當天晚上,中央召開政治局會議,作出兩項決定,一是紅軍過雪山,二是派陳云同志去莫斯科向共產國際匯報遵義會議。

  長征之前,1934年9月,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機關被破壞,與共產國際聯系的大功率電臺被國民黨收繳,這對在生死攸關的關鍵時刻,尋找一條中國式革命道路的中國共產黨來說,也許不是壞事。記得李德曾說過,“這下毛澤東高興了”。但對于年輕的中國共產黨和紅軍來講,長期失去與共產國際的聯系,不僅不利于開闊戰略視野,也無法得到來自共產國際支持。

中國印刷及設備器材工業協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 王立建